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一国两制”与大湾区系列之七:金融格局——香港(全球中心)+深圳(国内中心)

“一国两制”与大湾区系列之七:金融格局——香港(全球中心)+深圳(国内中心)

作者:张思平 来源: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 时间:2017-12-27



编者按


本报告全文13万字,在坚持“一国两制”的前提下,从制度、体制、机制、管理和政策创新的角度,研究大湾区未来的方向、功能和前景,探讨如何发挥粤港澳大湾区的制度优势,大胆进行制度创新,提出建设性、长远性、方向性意见和建议,供国家有关方面参考。


我们将连续十天推出本报告的精编内容,今天推出的是第七篇:未来粤港澳大湾区港深金融中心的基本格局》。


未来粤港澳大湾区港深金融中心的基本格局



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中,金融业一定是未来支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核心产业,但如何确立大湾区金融发展的定位和格局,目前有不同的说法


香港学者通常认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代表了未来大湾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替代了大湾区的金融中心


内地的学者和有关部门则将粤港澳大湾区金融业概括为“金融核心圈”或叫“核心金融区”等,将香港与广州、深圳、澳门、珠并列在一起,从而把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作为大湾区金融圈的一个组部分。



这些概括虽然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认为未来的粤港澳大湾区的实际格局可能是在大湾区范围内,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作用扩展辐射到整个大湾区,使大湾区形成以香港为核心的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港深金融中心。


纽约和东京都是国际金融中心,同时又都是大湾区城市群的核心地区,在经济实力和湾区城市群布局中拥有绝对核心优势,因此,纽约、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就基本上代表或等同于纽约、东京大湾区城市群的金融中心。


粤港澳大湾区与纽约、东京大湾区有所不同。


粤港澳大湾区是继美国纽约湾区、美国旧金山湾区、日本东京湾区之后,世界第四大湾区。


一方面由于内地经济迅速发展,香港回归二十年来,虽然仍然是国际金融中心,但在经济实力、人口规模、发展前景等方面,在大湾区内并不构成绝对核心优势


因此,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地位难以与纽约、东京在纽约大湾区和东京大湾区中地位相比,香港国际金融中心难以替代或等同粤港澳大湾区全球的金融中心地位。


另一方面,在大湾区内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功能、作用和优势,又是深圳、广州等特大城市不可相提并论的;


因此,未来大湾区金融业的发展过程,可能就是以香港金融中心为核心和基础,逐步辐射带动深圳、广州以及整个大湾区十城市金融业发展的过程,通过制度创新和体制改革,在大湾区实现资金自由进出,金融市场统一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以香港为主体的全球金融中心以深圳为主体的国内金融中心两个层次的基本格局。


01以香港为主体的全球金融中心


鉴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特殊优势和特殊地位,在未来大湾区金融发展过程中,一方面,香港无疑将起着主体和核心作用,对整个大湾区金融发展、经济发展起着特殊带动作用。


另一方面,通过大湾区内金融的发展和繁荣,又进一步提升、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作用,使香港金融业在现有的基础上,在全球经济和金融发展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未来的香港金融中心的特殊作用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扬长补短、顺应潮流,进一步完善和提升香港金融体系。


首先要更好地发挥香港作为全球最大融资中心的优势,在进一步畅通“深港通”“基金通”,引进更多的内地上市公司和内地投资者的基础上,吸引东亚地区的优秀公司来香港上市,既扩大香港证券市场的规模,活跃香港证券市场;


其次,积极发展香港债券市场,强化香港金融体系中的薄弱环节,要发挥香港“一国两制”和联系中国与西方经济体系枢纽的战略优势,努力发展一个具有三种货币计价的规模大、高流通性的债券市场;


再次,要简化设立程序,创造更好的环境,进一步发展香港的再保险市场,力争成为亚洲最重要的再保险市场。


中国证监会与香港证监会发布联合公告宣布于2016年12月5日正式启动深港通,图为深港通开通仪式。


第二,发挥“一国两制”优势,使香港成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凭借“一国两制”的优势和联结中国经济体系与世界经济体系的桥梁的战略地位,香港已经成为目前全球规模最大、最活跃的离岸人民币国际清算、结算、交易中心。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国际贸易的持续增长,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发展的潜力越来越大,对香港的繁荣稳定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贡献越来越大。


巩固和发展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需要以下四点:


抢占先机,大力发展人民币贸易结算业务;

积极发展香港以人民币作为投资的外汇市场;

把香港建成离岸人民币定价中心;

将离岸人民币市场由香港扩展到整个粤港澳大湾区。


第三,依靠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使香港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基金和财富管理中心。


中国内地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高速发展,积累了巨大的储备和财富。出于保值、增值和安全的需要,中国内地大量的财富需要在海外多元化的配置,需要更安全的地区保值、增值,这就为香港作为全球财富基金和资产管理中心创造了其他国际金融中心难以超越的独特优势。


当前香港各种基金已经管理着2.23万亿美元的资产规模,积累了相当多的人才和经验。


为此,香港应该发挥“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维护好香港现代自由法治社会以及财产安全保护的各种政治经济制度,并可借鉴瑞士金融机构对私人资产保护的有关措施,吸引中国内地巨大的储蓄和财富来香港保值、增值,从而为香港国际财富管理和基金管理中心提供巨大的支撑。


第四,利用好“一带一路”倡议的机遇,使香港成为中国内地资金走向全球的国际枢纽。


中国内地改革开放以来,香港已成为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内地的桥梁和枢纽。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经济实力大大加强,对外投资能力和投资需求大大增加,尤其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实施,中国资本走向海外的规模更加巨大,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带来新的历史机遇。


香港作为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联系的枢纽,其重要功能也将发生重大变化,由过去单向引进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内地,变为既帮助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又联系帮助中国内地资本走向全球的双向枢纽,进一步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和地位。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如能按预期实现,将为香港金融中心的提升起着深远的影响。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图为奥林匹克公园内的“丝路金桥”景观。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应该发挥香港提供美元、人民币等多种货币融资的独特优势,成为“一带一路”国际融资中心和项目融资平台,包括发行债券、股票、基金以及各种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既满足“一带一路”对资金的需求,又大大扩大香港金融中心的规模和功能。


同时,发挥在会计、法律、仲裁、保险等方面的独特优势,为“一带一路”的建设提供高附加值的专业服务,使香港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超级联络人”。


02以深圳为主体的国内金融中心


但是在大湾区金融发展的格局中,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相比,深圳作为内地名列前茅的金融城市在为中国内地提供金融服务方面的作用是不可缺少的,也是香港无法替代的


深圳的人口规模大于香港一倍,经济总量目前与香港大体相当,2019年将超过香港。深圳证券交易所是中国内地两个交易所之一,交易量远远超过香港深圳是中国乃至全球重要的高科技城市,有华为、腾讯等一批世界级的高科技企业,而香港几乎没有高科技产业深圳是个年的移民城市,城市的活力、创新能力胜于香港。


除证券市场外,深圳的银行、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对内地的影响力、辐射力也超过香港。因此,发挥粤港澳大湾区为中国内地提供金融服务的作用方面,深圳的优势是香港无法替代


世界各大银行都纷纷将触角伸向了深圳。


为此,在大湾区金融中心发展的格局中,应该充分发挥深圳的特殊优势,逐步形成以深圳为主体的为国内服务的金融中心,其主要方向和功能大体上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成为全国最重要的证券市场和融资中心。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深圳证券交易所是全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虽然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激烈竞争,尤其是国家为了扶持上海证券市场发展,曾经一段时期停止了深交所A股主板市场的IPO,仍然在上市公司数量、成交量等多个方面超过上交所。


在未来大湾区金融发展过程中,深圳证券市场一方面要与香港证券市场互联互通,形成统一的市场,并进一步加快证券市场的开放,吸引全球的资金进入深圳证券市场;


另一方面,要通过多种方式加快深圳证券交易市场的发展,加大IPO深圳市场融资规模,进一步增加基金、债券交易的规模,尤其是加大债券市场发展的步伐,缩小与上海债券市场之间的差距,使深圳成为中国内地最大证券、基金、债券融资中心。


第二,成为中国内地的金融创新中心。


深圳金融市场的规模居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2016年金融业占GDP的比重达14.6%。


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金融中心城市中,深圳最大的比较优势是金融创新,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和年轻的国际化大都市,是在先行一步的市场经济的体制中诞生和发展起来,有着各行各业创新的环境、人才和体制机制。


这些年来,除了证券市场以外,深圳在银行、保险、股权交易市场、基金管理、创业投资、民间资本市场、中小企业融资等方面都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和创新,成为中国金融业创新发展的试验场,为内地各层次的资本市场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未来大湾区港深金融中心的建设发展中,要充分发挥深圳在金融创新方面的优势,进一步优化金融生态环境,一些在大湾区内一下子难以推行的重大金融改革举措,可以在深圳进行试验,然后在整个大湾区或者中国内地推行,使之成为中国内地的金融创新中心。


深圳咨询平安保险的顾客。